美好的不完美,总能拨乱人的心弦,让人陷在里面只想回忆,正如普鲁斯特所说的那样,天堂只在那些已然逝去的日子里……因病与你相逢却也因病不能再次在万千人海中认出你,这也是一种缘法。人生真的很奇妙!或许正是这种妙处让我们不断追寻、拼搏!

学姐,你还记得那天清晨搭你到校门口的学弟吗?

作者/小学弟

转眼一年过去了,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国庆节后第一个星期的周六。我一大早骑着单车去食堂吃饭,行到菁1后,看到一个打扮的光彩鲜艳的女生急急忙忙地朝我走来,我的心跳的就如小鹿撞怀…你说:“同学能不能带我到校门口?我和朋友约好了六点半到门口,然后一起坐34路。”我面露难色,“怎么不坐校车?”你说:“太早了,现在还没有校车。”既然如此,还是美女要求,就答应了。

学姐,你还记得那天清晨搭你到校门口的学弟吗?

你一边解释着怎么起晚,一边往车子上坐。可是我哪里注意到你说的话,我正全心控制着车子,我一向很少带人,很怕出丑。可还是出丑了,你刚坐上,车子摆动的太厉害,你只好下来。我尴尬坏了,脸色发红,还好你看不到…解释着自己很少带人,所以就…还好第二次成功启动了,虽然开始有点歪歪扭扭……

一路上心怦怦地跳个不停,心里美滋滋的——被女生搭讪,还是个美女哎!一路上你抓着我的衣角,心里更是充盈着幸福,或者说是虚荣心得到了满足。一路上的交谈知道了你是外院日语专业的学姐……想着你要赶时间就加快了速度,你的双手更紧抓了,关心问道:“骑这么快不累吗?”我笑道:“没关系的。”到校门口,你下车后,我们对望了一会儿,都欲言又止……我考虑着要不要问你要手机号,又怕太唐突了,正犹豫着,你开口说话了,“太谢谢了,改天再聊吧!”我只能说好。想着就在一个生活区住,总有见面的时候,可是……

其实你不知道的是那天我正要准备回家,起那么早就是为了赶火车,不然也不会与你相遇;你更不知道的是在你坐我车时为什么会有些迟疑……十一回家查出有肾结石,在家治疗了一个假期觉得控制的还可以就返校了。在校没呆几天,体温又上升了,腰也疼的特厉害,走路都要微弯着腰,特别艰难。就决定回家治疗。那时身子特别虚弱,在你要坐我车子时所以才有了那片刻的迟疑……本来想着在家输一个星期消炎药就会好了,可是……可是这一回去,再返校竟是一个多月后。中间的曲折便不再赘述了……

原本以为返校后与你再次相遇还可以笑着聊,可是如今即使与你擦肩而过也不可能说原来你也在这里。一个多月的病痛折磨和对病情未知的恐惧让我没有闲心去想,一个多月的时间也会将只见过一次的容颜冲淡,变的模糊。待病情好转后,却再也勾勒不出你的音容笑貌……

我知道我于你只是一个路人,但你在我心里撩起的涟漪却让我沉醉……想着假若的种种……恍惚间又回到与你相遇的那个6:30——我骑着车到了菁1楼,你站在那里冲我微笑、挥手……但突然空间变得扭曲,时间如一张无形的手推着我向前,推着我来到今年的13日6:30,但时间不愿多停留一秒,它把思绪推回到这副躯体中、推进现实,推到一年零五天后的没有你的此刻,推到了纵使相逢应不识的如今…… 

与你相逢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五天,遗憾与幸福的交织,纠结又让人沉迷。美好的不完美,总能拨乱人的心弦,让人陷在里面只想回忆,正如普鲁斯特所说的那样,天堂只在那些已然逝去的日子里……因病与你相逢却也因病不能再次在万千人海中认出你,这也是一种缘法。人生真的很奇妙!或许正是这种妙处让我们不断追寻、拼搏!

如今我已来到你去年的年级,而你又到了更高一年级,就像你永远是我学姐一样我再也找不见你了。

责任编辑:学姐-冰晴音